参政议政

当前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 提案议案

提案议案

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后 增强我市居民消费的对策和建议

发布日期:2013-12-10作者: 本站浏览次数:1176
 

    中央政府逐步实施的扩大内需、启动消费经济政策将会在宏观层面发挥作用,长沙如何在这种宏观背景下借风出航,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再上一个新台阶,是当前所面临的重大课题。

    一、我市消费的整体现状

    长沙市2000--2010年间,在投资、政府消费和居民消费这三个经济拉动因素中,资本、政府消费和居民消费均与GDP成明显的正相关关系,每增加1个单位的投资,带来0.74个单位的GDP;每增加1个单位的政府消费,带来1.17个单位的GDP;每增加1个单位的居民消费,带来1.43个单位的GDP。居民的边际消费带来的GDP增量最高,政府消费次之,投资最次。

    二、当前我市消费存在的问题

    1、消费率偏低

    2010年全国平均消费率39.5%,长沙的最终消费率为32.9%,长沙居民消费率为23.7%,长沙消费率呈现严重逐年下降趋势,历年平均消费率比全国的总体水平要低10个百分点,2010年长沙的消费率,与内陆城市的北京、重庆、武汉、成都和南京相比,分别低5.3%9.6%15.9%11.6%13.6%

    最近十年,世界平均消费率水平为78%79%1999年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消费率为81%, 中等收入国家为74%,高收入国家为77%。美国近半个世纪以来的年均消费率在80%以上,2010年,我国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154554亿元,是五年前的2.3倍,比上一年增长18.4%,但消费总量不到美国的1/6

    2、消费对长沙GDP的贡献率明显偏低

    长期以来,长沙经济的增长与高投资密切相关,居民消费对长沙地区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2.81%,投资贡献率为64.29%,出口贡献率为12.90%,经济的增长主要得益于投资的拉动,并对投资的依赖性越来越大。同样,消费力不足削弱了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消费贡献率明显不足。

    三、促进消费的建议

    努力扩大消费,提高长沙消费率,是长沙经济又好又快发展的必由之路。

    1、改善消费环境,提高人们消费力

    在市场经济下,消费是重要的经济领域,要使最终消费率达到70%左右的理想状态(目前低于25%),我们要走的路还很远。要改善消费环境,首要进一步加强对消费需求的导向与拉动作用的认识;在保持经济快速稳定发展基础上,千方百计扩大就业,增长居民;要加速发展劳务消费,发展高层次、高质量的劳务消费品和服务,一适应消费结构的升级要求。据分析,长沙居民消费对GDP的边际拉动为1.43,远远高于投资的0.74,但长期以来长沙的消费率一直呈下降趋势。收入的高低直接决定人们消费水平,收入增长缓慢导致人们消费倾向降低,消费需求严重不足。根据预测,长沙的消费率保持在40%以上,就能保证社会消费总量将以18%的速度增长。在保持经济快速稳定发展基础上,扩大就业面,增加居民收入是关键。

    经济的发展必然导致居民收入的提高,居民收入的提高必然促使居民消费向更高的层次发展。长沙部分高收入群体将把更多的钱用于自身休闲和发展。以长沙的研究结果来看,医疗保健、交通和通讯消费会以较快的速度逐渐上升,休闲娱乐和自身发展的消费量也会增加,但目前后者的上升幅度不及前者。总之,长沙居民发展型、享受型消费将进一步提高。

    积极拓展网络消费领域。网络消费在给消费者带来实惠的同时,也在给消费者带来便捷。安全的网上支付(网银、支付宝、财付通、货到付款等)、快捷的物流(宅急送、顺丰快递等)、良好的售后服务(无条件退货、换货)等都为网络消费提供了强大的技术和保障措施。随着计算机的普及,传统电子商务模型的不断丰富与发展(如:团购),以及虚拟电子商务形势的出现,比如网络游戏、Q币等,大大提升了网络消费的空间。

    2、完善税收征缴体系,全面铺开税控机制

    经济结构调整,意味着税收结构调整。现行的税收征缴方式中,过多注重于工业、投资领域,忽视服务、消费零售领域,服务、消费领域里税收征缴人为因素干预较多,多采取包税制。居民消费过程中没有向商家索要购物发票的习惯,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过程中,投资增长幅度下降,必然带来投资领域税源减少。要保持经济社会稳定快速发展,就必须要有稳定税收财政收入稳定增长,建议对所有工商户实现税控机收银,也对居民实行必要的税收宣传教育,对避开税控机收银的商户进行检举监督。

    3、进一步完善社会福利制度,降低居民储蓄率

    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不仅保障人们最低生活,而且能使人们得到一些福利,过着比较好的生活。目前经济发展格局中,个人分配收入分配在体现“效率优先、兼顾公平” 的原则下,不可遏止的出现了两极分化的势头,低收入、低保障在导致低消费的同时,普通居民家庭都要面临医疗、失业、教育等确定或不确定的潜在支出,也导致了居民家庭的高储蓄。尤其是诸如新农合社会保障措施在执行过程中,管理、监督措施不到位,社会保障实施相关医疗单位收益多、居民收益少的情况屡屡发生。研究数据表明,居民储蓄率高达42%。只有根据长沙的经济发展情况和财政能力,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医疗、失业、养老、教育等福利制度,完善二次分配体系,提高福利水平,才能解除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让老百姓敢于消费。

    4、进一步完善金融信贷市场,促进消费升级

    建立长沙市个人信用档案系统,进一步开放个人消费信贷业务,降低信贷成本,完善小额信贷市场,为居民提供便捷的小额信贷渠道,尤其是在医疗保健、交通和通讯、教育、文化等消费领域,以多种方式为消费者解决暂时资金短缺难题,比如小额贷款、分期付款等,促进长沙消费升级。

    随着社会保障体系和金融信贷市场的完善,量入为出式的传统消费观念会大为改观,信用消费、分期付款等消费方式将异军突起,“花明天的钱,办今天的事”会成为一种趋势。

    5、大力倡导低碳、绿色消费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在生物圈与技术圈的深刻矛盾中,生态需求遭受严重的威胁,人类自然渴望生态绿色消费,它不仅是人们最基本、最重要的生存需要,也是很重要的享受需要和发展需要,人们越来越意识到保护环境对我们自身的生存与发展日益重要。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人来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这是马克思早在《资本论》中阐述过的观点,如今无论政府、企业、公民都在实践中建立和完善社会与环境、人与人的和谐。我们必须在消费的领域建立绿色产品生产体系,加强对绿色产品的质量检测、监督,建立绿色营销体系,培育优美的生态环境,树立全民绿色消费观念入手,政府部门要开始引导居民消费必然由传统的消费观念向健康文明的低碳、绿色消费方向转变,要形成一种共同认识,钱是你自己的,但资源是共同的,谁没有资格挥霍与浪费社会资源。在消费的数量与程度上,也并非再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消费多少就消费多少,过度消费、面子消费不但受到别人的鄙视与谴责。必须充分协调生态规律人和自然的关系,才能在更大空间提高满足消费需要的水平与能力,促进热的全面发展,促进社会文明和社会全面进步。

    6、正确引导居民的行善消费

    从古至今,中国人立身处世“家训”里,都有存为善之心的训导。引导有钱人的消费,将行善作为一种消费行为,造就捐赠者的社会成就感,从中获得快乐的享受。目前社会捐赠渠道不畅,捐赠者上当受骗甚至捐赠款物被侵吞的事时有发生,建立畅通的捐赠渠道,让捐赠者明明白白消费,并在捐赠中心灵得到快乐升华,在慈善路上,让行善者快乐、受赠者快乐,一路欢声笑语。形成世人崇尚行善风气,不仅能解决贫困人群生活的问题,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富者因方向迷失而陷入赌博等不良习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