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内精英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内精英 > 社员风采

社员风采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葫芦老师敖耀寰印象散记

发布日期:2020-03-26作者: 陈孔国浏览次数:713

    因为2020年初武汉爆发疫情,各地形势告急,我们广大市民被迫宅在家里,一两个月不敢出门。这样就要更多地找一些事情做,以供消遣、打发时间。于是我就翻阅一些书籍,不求甚解地阅读其中一些内容。但我特别阅读了葫芦老师的《葫芦集》、《乐隐集》、《怡悟集》以及他新出的《谐虎集》等专辑。读着敖老师的著作,又增进了一份对他的了解,感到深受教益,也回想起与敖老师相识的一些往事片段。



我第一次知道敖老师的名字,要从淘旧书说起。多年来我一直有逛旧书店的喜好。当年麓山南路有多家旧书店,几乎每个周末我都要去淘旧书,偶尔见到灯谜书籍亦欣然购买。这样淘到的灯谜出版物有好几十本。我非常欣赏其中的经典灯谜作品,也喜欢阅读其中的谜话。在阅读过程中,对灯谜的兴趣也悄然而生。

大约是在2008年,我在旧书店看见有两本厚厚的精装版《百年谜品》,书店老板标记五折优惠,我看书名觉得这应该是灯谜的精品书籍,便把两本都买下了。买回后另一本送给了办公室的一位年轻有为的主任。我在翻看该书时,有一些精彩的灯谜特别地吸引了我。其中一则“子建因何称高才”猜叶圣陶作品《多收了三五斗》。当年我们念高中课本里就有这篇课文,因此这条谜语格外引起了我的兴趣。谜面这句话,其典故我刚好比较熟悉。南北朝著名诗人谢灵运说过:“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用一斗。”这条谜属于问答谜,谜底答(原因是)“多收了三五斗”,滴水不漏,然趣味横生。这是继那条“问君能有几多愁”(谜底:对答如流)经典谜作之后,我最喜欢的一条问答灯谜。当时我记住了书中所标记的作者是敖耀寰。



2015年5月前后,我们经常到楚臣兄旗下的树巢酒店聚餐,那时树巢正在打造“灯谜餐厅”,每天都挂出几十条百度不出谜底的谜笺,猜中一条可以获得一杯鲜榨果汁或者一道菜肴。经树巢酒店经理王杏介绍,我加入到了湖南谜友QQ群,群主是伊人近。熟悉了之后,才知道敖老师就是我们湖南灯谜界的掌门人。后来大家几乎不玩QQ了,这样我又进了伊人近建立的楚湘谜友微信群。大家常常在群里出谜互动,晒谜书,聊谜刊。我说,谜刊我只有一本很多年前的《楚湘谜苑》,是在旧书店里淘到的。敖老师第一次在群里回应我:“想要谜书谜刊,你可以到我家里来呀!”

    这样,我就有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前去葫芦居拜访敖老师。敖老师和他的夫人孙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在家里向我介绍了湖南很多谜友的情况和特点,以及长沙谜语申报市级非遗的情况,还有他在工人文化宫当年评高级职称的情形。他说,你投《楚湘谜苑》灯谜稿子的那天晚上,我和尹海军正在编辑,当天晚上,我选用了你的二十多条灯谜。那是我第一次向谜刊投稿。敖老师对我说,你的基础比较好,起点比较高,希望能够保持对灯谜的浓厚兴趣。敖老师接着送给我四十多本谜书。其中有他的谜著《葫芦集》、《乐隐集》、《悟怡集》,还有《无韵集》等著作;有张树林、熊建光、刘鹏展三位老师的合集《湘谜三味》;有张哲源老师的《阿源谜谭》、张学智老师的《字海谜趣》以及陈斌老人的《抱瓮探骊录》;还有系列的《楚湘谜苑》。那天敖老师笑着对我说:“等会红星、王炜和海军他们也会来,今天我只赠书给你。但是你带的装书的手提袋小了点!”我心中顿时充满感激与欣喜,这满袋子的谜书,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大丰收。

敖老师把自己的家命名为“葫芦居”,在这风水宝居里,他接待了一批批的国内外谜友同行。其中包括国内著名的灯谜专家郑百川、张哲源、赵首成等。每年他从美国回长沙后,总要把长沙的谜友邀请到葫芦居聚会。大家上午按要求赶早来到他家时,但见彩色谜笺悬挂在室内中央,茶几上摆满了各种时令水果,他家的餐桌上则每每摆满了玩具、文具、新书、文化衫,还有酒,这些是敖老师为大家准备的丰富的猜射奖品。一旦有人猜中他悬挂的灯谜,便敲锣一响以报猜中。大家猜射活动期间,敖老师的夫人孙老师则在厨房忙得不可开交,正在为大家精心制作一桌丰盛的大餐。我的印象是,每次和大家到葫芦居聚会,既欣赏了敖老师的佳谜、品尝了美酒,也大快朵颐,饱餐一顿孙老师精心烹制的湘菜。聚会中的葫芦居俨然是节日的打扮和氛围,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在后来我参加的一些灯谜活动中,耳闻目睹,深感用湖湘谜界的领头雁来形容敖老师是恰如其分的。听一些老谜人介绍,20多年来他策划组织灯谜活动近百次,数十次带领省市灯谜团队参加全国竞赛,屡获佳绩。比方说,近年来长沙市开展非遗宣传活动,敖老师都要出大量的专题灯谜丰富展猜;作为浏阳人,家乡的各种灯谜活动,也少不了敖老师的身影;逢年过节的专题展猜、两届湖南灯谜节落户浏阳,乃至浏阳一中参加央视中国谜语大会,敖老师都在台前幕后忙碌,出谋划策,力促办好。每次的杜鹃杯赛事,敖老师要亲自组织并牵头负责出竞赛题,这些都是需要耗费脑子与时间而没有什么报酬的事情。记得我第一次参加杜鹃杯赛事活动(实际上我是去观摩),敖老师带领大家一起搞完赛事笔试,中午到食堂只是吃着简单的盒饭。当时我就觉得这群谜人玩起灯谜来,真有古人那种一箪食一瓢饮亦不改其乐的淡泊求真的境界。

敖老师在海外,也不忘记传播灯谜这种独特的华人文化。他在旅居美国时,在亚特兰大的联欢会上,在那里的社区经常搞灯谜展猜。尽管人在美国,但他心系国内谜事和谜友,他经常在楚湘谜友群里与大家互动。2016年,是岳麓书院创建1040周年暨湖南大学定名90周年,我们策划了“千年学府·百年名校”主题灯谜网络创作大赛。当时敖老师正好旅居美国,可是他非常热情地支持此项赛事活动。他亲自审读征稿谜材,个人还制作了不少专题谜作,还担任了评委。在评比过程中,东道方提出发现有入选一等奖项谜作存在面底不投的问题。敖老师得知这个问题后,当即回复说,东道方的意见是对的,应该想办法及时更换。后来在编辑专辑时,敖老师对专辑中具体编校问题,提出了不少宝贵的意见,还为专辑写了热情洋溢的序言。

每逢元旦新年、新春之际,敖老师都要带领谜协王炜主席、尹海军、喻继贤等人一起上门去一一探望老谜人,包括马中良、曹锵、黄大明、刘涤瑕等老先生。大约是2018年夏天,轮到我做东当长沙谜友聚会的召集人,尹海军电话通知我说,敖老师建议此次聚会的地址放到河西银杉路上的“锦尚添花”茶餐厅,因为曹锵老人就在那家餐厅附近住院,大家在此处聚会,方便大家一起去医院看望老人家。我听了,欣然同意这样安排,内心对敖老师能够如此尊重、体贴、关心老前辈而充满敬意。可以想见,那天曹锵老先生躺在病床上见到大家的时候,心中感到多么的温暖与安慰!

我没有系统的学习灯谜理论,猜谜也不擅长,对制谜产生兴趣,也是在阅读一些灯谜作品时产生的,就是感觉有的灯谜做的非常有趣,心想自己能不能也学着去制作一些,哪怕只有一两条是基本成功的。这样,我是“照葫芦画瓢”学着做,在学习与摸索中慢慢爬行。学习和欣赏敖老师的灯谜艺术,依我的粗浅体会与理解,敖老师的灯谜具有“多”、“快”、“好”、”省”的特点。

其一“多”,是指敖老师制作的灯谜数量极多,灯谜著作多,可以说是著作等身。根据不完全统计,敖老师数十年来制作的灯谜应该不下一万五千条,写的谜评文章上百篇,在湖南应该是无出其右了。他主编的《楚湘谜苑》累计出了六十多期,被评为全国十佳优秀谜刊。敖老师是一位非常勤奋的谜坛耕耘者。虽然他已经六十多岁,但是他总是显示出旺盛的创作精力。2019年元旦开始,他在朋友圈中每日清晨发布“每日一谜”供朋友们悦猜。近年来,敖老师每个月都要在楚湘谜友群里主擂一次。加上参与各类谜事活动制作专题灯谜。敖老师近几年来平均每年创作灯谜一千多条。

其二“快”,是指敖老师在灯谜活动中思维快捷,迅如闪电,猜射每每先声夺人,创作犹信手拈来。当年敖老师率长沙队参加河北保定的一次全国性灯谜大赛,最后一道压轴谜题是“你发奖金,我发实物”,猜六字俗语。敖老师当仁不让,“一分钱一分货”脱口而出。此次长沙队成绩优异,斩获金牌。拿“每日一谜”来说,有时往往早间新闻刚刚播出来,相关新闻素材不一会儿就 在他朋友圈中变成一条即兴即景灯谜。

其三“好”,是指敖老师的灯谜质量好,佳谜时不时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他获得各类灯谜赛事佳谜等奖项不下百次,其中包括很有影响的沈志谦文虎奖。评价一则灯谜好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标准。我个人并不迷信一则灯谜是否评上了某个奖,我主要看自己是不是喜欢该条灯谜,注重自己对该条谜作的感受。敖老师有一天早晨,通过微信发了一条他制作的谜给我猜。我现在换手机了,谜调不出来,但我记得那条谜是“晓看红湿处”(长沙地名二)望城、雨花”。这条灯谜以杜甫《春夜喜雨》中的诗句为面,同时启下句扣底,谜底“望城、雨花”是长沙市的两个区名。此谜面底扣合十分妥切,整条灯谜华丽雅致、活色生香,我猜中了,从此也记住了。

最能反映敖老师谜好受好评的,应该在一些谜会活动上,作为主持和命题的敖老师,总是能围绕身边人事、契合谜会主题即兴出谜让大家猜,包括一些花色谜和即物赠。例如2008年浏阳的湖南灯谜节,以及2009年张家界第二届湖南灯谜节上,敖老师都通过即景即兴谜的把控,把谜会现场的气氛提振起来。这些谜往往应时应景,谜趣十足,语言鲜活,寓教于乐,既有效地活跃现场了气氛,也充分达到了宣传和教育的作用。

其四“省”,此字此处别解一下,是指敖老师的谜作往往给人启迪和教益,寓教于谜,发人深省。敖老师有一次在杜鹃杯赛休息的间隙,向我们讲述了一条他制作的谜,我印象颇为深刻:“断了子孙粮,子孙上公堂(五字俗语,卷帘格)” 谜底是:恶人先告状。这条长底谜用卷帘格,使得该谜谜趣十足,关键是此谜非常具有现实教育意义。中国这几十年经济发展了,可是环境却被破坏了。痛定思痛之际,开始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强调不要过度开掘消耗资源,不要破坏污染环境,要搞可持续发展,给子孙后代留下更加美好的生存空间和生活环境。否则,子孙后代是不会原谅这些“先人”的恶行的。

“横看成岭侧成峰”,我相信,每个人的眼里敖老师的形象肯定有所不同,这是因为我们认知的角度、体会的程度不同所致。了解他的一位朋友对我说,“我们都是灯谜的业余爱好者,而敖老师却是用生命去爱好灯谜的。”陶渊明有诗句说:“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我相信,灯谜的艺术真意,人生的谜途甘苦,当然只有葫芦老师自己体味得最为深刻。我写这些疏散的文字,只能算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缝中观虎、仅见一节罢了。


       敖耀寰,笔名龙孙,自号葫芦居士,湖南浏阳人,1951年生,大学文化,中文教师,付研究馆员。长沙市工人文化宫退休。九三学社长沙市雨花一支社成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民协灯谜学会主任。有个人灯谜专著《葫芦集》、《乐隐集》、《悟怡集》、《品灯集》、《谐虎集》和诗词习作《无韵集》、《照吟集》以及随笔博文《参草集》、《凡人集》等,长期主编《楚湘谜苑》共62期,主编多种专辑谜刊并出版《安监文虎》等.

       2010年被评定为长沙市首批非遗项目(长沙谜语)代表性传承人,同年赴美探亲,应邀到俄亥俄州州立大学和现代中文学校讲学。 2014年被中央电视台首届中国谜语大会聘为谜艺顾问和现场评委。

 

      作者:陈孔国,副研究员,湖南大学材料学院党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