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建设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想建设 > 文艺园地

文艺园地

山村月色

发布日期:2017-02-23作者: 雨花一支社 任自成浏览次数:1104
    去年中秋,我们一家人远离闹市,走进大围山深处的小山村,到那里去看月亮。 
    车过浏阳市不久,便是延绵不断的群山,郁郁葱葱的竹林和挺拨的云杉夹着平坦的油路蜿蜒而上,几乎首尾相接的弯道,使两旁的景色时儿闭塞,时儿开朗,时儿幽深,时儿灿烂。富养的山风带着淡淡的清香扑窗而来,令人心醉。 
    傍晚时分,我们到达预定的农家,太阳的余辉还抹在远山,淡淡的吹烟在晚风中飘散。晚餐后,天边渐渐退去了彩霞,山村慢慢地暗了下来,我登上高处,等待着向往已久的山村星空月亮。终于,启明星首先跃上了夜空,在这深蓝天幕上闪着耀眼的光芒。不一会儿,一颗,两颗,三颗,四颗……相继跳上了天穹,这是天狼星,那是北斗星,还有七斗星,仙女星,木星……。十多分钟后,便是繁星密布,满天星斗了。看,一颗骄傲的明星孤独地挺立在南方的低空,这就是北落师门星,她晶莹夺目,像镶嵌在深蓝天幕上的一颗白宝石,当人们能看到她时,就意味着已是深秋了。不知何时,乳白色的银河上了中天,从西北天际泻向东南大地,像一条薄薄的纱巾牵系着一对终生挚爱的夫妻————勤劳的牛郎和善良的织女。每当七夕之夜,千万只喜鹊架起星桥,请他们恩情相会,并把这美丽而略带伤感的传说留在百姓的心间。又过了一段时光,黛蓝的天穹己挤满了星星,它们虽小,又远离地球,有明有暗,却都尽力发出自己的光茫,把美丽送到宇宙人间。它们是幸福的,在这万静山村能欣赏到它们美丽的人们更是幸福的。这只在我童年的有过,在繁华的都市十分难寻。 我一边和星星说着话儿,一边等侍月儿升起。当我上到一个小山坡时,东边山脉上有了亮光,一会儿,山脊镶上了淡淡的白边,黛蓝的夜空渐变成瓦蓝。乳白光在慢慢地扩展,几分钟后,天地之间便飘上了浅浅的光带。月儿随之努力探出身子,先是一线,后是一弯,接着露出半个脸儿,渐渐地整个身影移上这瓦蓝的夜空,把那如水的柔光洒在天地间。山村景色反而模糊起来,远山是朦胧的,近山是若隐若现的。不过等到月儿再升高更明亮时,眼前的农舍,山林,池塘也随之清清楚楚了。一会儿,月亮周围飘来几片白云,月儿也慢慢藏到她们的身后,天地间便暗了许多;不一会儿,月儿又悄悄地钻出彩云,大地又明亮起来。月儿戏着云儿,云儿追着月亮,多好一幅彩云追月的诗画!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狗叫,使这月色山村平添了几分生动。远方的山脉在月色掩映下,显得愈加巍峨秀丽了。 月近中天,更加明亮了,星星反而淡了许多,数量似乎也少了些。我凝视着月中的山川,隐约的桂树,勇敢的吳刚和美丽的嫦娥。真想乘着我国的神九去亲自探望。眼前不由浮现出“今人不知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的诗章。 
    月儿高了,风也凉了。我追着月儿,月儿伴在身旁。月儿高了,风也凉了。我愿随月入梦乡。如今,繁华闹市的人们已难寻这深情的月光。但只要人们努力保护好我们的生存家园,也许不久,在近郊也能欣赏到这美好的月儿星光。